Thursday, 13 November 2008

押沙龍背叛與大衛之應對(四)

押沙龍引狼入室.大衛反間計成

十六章十五節開始到十七章結束,主要圍繞著戶篩和亞希多弗的對角戲,並耶和華的作為如何透過人的作為成就,(不論當事人知情或否,很多時候是不知情的)

 

話說大衛派了戶篩去作臥底,戶篩去到押沙龍面前,照大衛教他的話對押沙龍示效忠之意(十六16b-19)。讀者可以預期這戶篩必要給押沙龍帶來麻煩。但局中人押沙龍卻不然。戶篩的表現和對答都很有技巧。首先他說:「願王萬歲!願王萬歲!」這未必一定是對押沙龍說的,也可以是對大衛說的,因為在他心目中,大衛才是真正的受膏王。接著押沙龍問他說:「這是你待恩朋友麼?為甚麼不與你的朋友(大衛)同去呢?」結果戶篩的回答也甚妙說:「耶和華和這民,並以色列眾人所揀選的,我必歸順他,與他同住。」耶和華揀選誰呢?豈不是大衛嗎?以色列眾人揀選誰呢?當然是大衛。戶篩的話正是話中話,如何詮釋和體解看各人了。接著他說的最後一句,是叫押沙龍安心的:「我當服事誰呢?豈不是前王的兒子麼?我怎樣服事你父親,也必照樣服事你。」我們或許想,這作兒子的若真是兒子,又何以做這大忤逆的事呢?

 

戶篩就這樣進入押沙龍的軍事內閣。時值押沙龍急於有所行動,所以在作者筆下,他一刻未緩便開口問軍師亞希多弗的意見。(我們或許驚訝押沙龍之大意,戶篩方才加入陣營,便讓他參與這軍事機密會議。)

 

亞希多弗前後有兩個提議,呈現的意思乃速戰速決。首先,他建議押沙龍與大衛的妃嬪「親近」,以此激怒大衛,如此激化戰意。結果押沙龍便在以色色眾人眼前與他父親的妃嬪親近。這正應驗了上帝藉先知拿單說的話。

 

接著,亞希多弗請准出兵,乘大衛的人翻山越嶺疲憊之際,予於追擊。而且他的計謀是說乘對方眾人驚慌時他拿下並殺掉大衛一人,其他人群龍無首必然歸向押沙龍。這策略帶來的死傷最少,引起的混亂也少,只要一切行動夠快,在人心未定的時候,捉住時勢穩定民心,必然成事。不錯,這政治手段的確不乏,若依計而行,未必不能水到渠成。押沙龍和眾長老都覺得這計劃不錯。壞就壞在押沙龍又想計謀萬無一失,問一問戶篩的看法,一來可以試一試戶篩歸順之心,二來也聽多一個意見。

 

這場戲轉過來落在這辯才一流的戶篩身上。他憑三寸不爛之舌說了一番似是而非的道理。他這場打的是心理戰。首先他捉住以色列眾民,包括長老和押沙龍本身懾於大衛的神勇,以及他身邊的勇士,叫他們別輕舉妄動,以免有人首先被殺,軍心動搖。接著,他採取拖延時間之計。他需要時間通風報信,需要時間讓大衛佈署以及君民都得到足夠的休息。於是,利用押沙龍等人恐懼之心,大吹全軍出動(而不是亞希多弗所提議的一萬二千人突擊隊),來個趕盡殺絕,全軍剿滅。誰知,押沙龍和以色列眾人竟然都贊成這說法,覺得這計謀比亞希多弗的計謀好。

 

上帝之手

人間的角度是這麼看,這麼評價,事便如此發生;沒人知道那是上帝的意思。因上帝要破壞亞希多弗的計謀好降禍給押沙龍。這是最主要的原因,但卻是透過人的安排和人的話來成就的。大衛安排戶篩的時候,未必知道上帝會如此成就這事,事後是否知道呢?也不一定。至少我們之前提到大衛在差撒督和亞比亞他回耶路撒冷時說:「我若在耶和華眼前蒙恩,他必使我回來。」他未必知道能否再回耶路撒冷,但若是能回來,必將歸榮耀給上帝。話說回來,大衛安排戶篩時確實是不知道事情會怎麼變化,戶篩也未必肯定他那一番建議押沙龍一定會採用,只是依計而行,見機行事。

 

有了十四節「因上帝要破壞亞希多弗的計謀好降禍給押沙龍」這句話,我們對接下來的小插曲裡更看見神的手。戶篩知道了押沙龍依從他的計劃後,便捉緊爭取來的時間差一個使女給撒督和亞比亞他的兒子約拿單和亞希瑪報信,叫大衛他們趕快渡過約旦河東岸。二人往報信途中不期然撞見押沙龍的人,還好及時躲進一口井裡,那家的婦人為他們掩護,安全躲過了押沙龍派來追查的人。可見既或在忽忙中,在百姓中仍遇見擁護大衛的人。眾人都順利渡過約但河,但另一頭亞希多弗卻自殺而死了。至於大衛接下來如何點將出征,押沙龍的下場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No comments: